山那边是海

肆意的美丽:

Reki21: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曹操(魏晋)

来自三哥的新古典曲子《短歌行》。全曲铿锵有力,酣畅淋漓,值得一听。

feekr旅行:

在香港慢活当文青,这8间高品质咖啡店私藏了上环巷弄里的人情味 
 全文阅读 

约等于:

赤字先森Mr.Gu:

17/10/26

海男的故事。

在逛完鹅銮鼻开着小毛驴漫无目的瞎逛的时候我们不小心闯进了他的乌托邦。他是个幽默的男人,热心带点小乖张。背着老爹从台北老家只身闯到屏东,只是想建立起一个属于他自己和旅行者们的乌托邦。他喜欢海,喜欢自由,喜欢和所有来这里的旅者们交朋友。我们相互之间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但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他带着我们闯进珊瑚礁抓螃蟹,去营地生野火烤海味,甚至带着我们去沙滩小酒馆吃霸王餐。这大概就是人与人的一种信任吧。

微博:赤字先森Mr_Gu

Reki21:

【离奇又神秘 新加坡画家Jolene Lai源于日常生活的超现实主义绘画】内容转载自:灵感日报(网络)

蓝若歌:

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学三年多,到如今,我离开家,已有整整十年。离开十年,我终于明白了“家”的意义。

十年间,我的栖身之所一直都是都是各种各样的宿舍或着廉价的出租屋,家之于我,只是偶尔停留的客栈。

电影《天堂电影院》中,西西里岛的少年多多在他离开村庄时,他那位胜似父亲的老友艾弗里多曾告诫他:“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会以为眼前的就是全世界。”于是他这一走,就是三十年,直到艾弗里多离世,他才回到故乡。

在我离开家去上大学的时候,也有长辈告诉我:去远方闯荡,能不回来就尽量别回来了。

所以,我和多多一样,越走越远。

然而,每个离开家的人,似乎都有一个衣锦还乡的梦——正如项羽曾说:“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

但是,我们还来不及富贵,在某次风尘仆仆地回去之后,却发现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白云仍白,苍狗却已苍;蝴蝶仍在,少年却了无踪影——事实上,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在我们这一代人中,乡愁已经成为了奢侈品。

匆忙之间,还有多少人回想起故乡雨打芭蕉的秋夜、黄昏延绵的田野,想起父亲的带月荷锄归、母亲的临行密密缝?

小时候,我们总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于是长大后,我们不顾一切踏着时光远行,一脚深,一脚浅,而父母却始终守着岁月呼唤,一声长,一声短。

在民谣《额尔古纳》中,陈鸿宇唱到:

光阴不言再慢一点

野花过草原再看一眼

湖面漫云烟再看一眼

北辙到南辕来时路远

离家难免再多看一眼

似乎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那么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是归来,是逃离,还是背叛?但无论是什么,离家的时候,不妨再多看一眼。

Reki21:

【高机动性,让你想住哪裡都可以!美国33平米移动式住宅Kasita(售价约104万人民币)】转载自: DECOmyplace(网络)